医生在检测培养皿中的细菌杨彦摄中国疾控中心26日通报了三起感染“超级细菌”病例,其中一名福建患者因肺癌晚期死亡。江苏已" />
探访江苏省人医微生物实验室:专逮“可疑细菌

江苏省人探访江苏省人医微生物实验室:专逮“可疑细菌民医院是监测“超级细菌”的哨点医院

src="http://img.tkfdjz.com/tkfdjz_com/allimg/191116/102Ta0Z-1.jpg">

医生在检测培养皿中的细菌杨彦摄

中国疾控中心26日通报了三起感染“超级细菌”病例,其中一名福建患者因肺癌晚期死亡。江苏已将江苏省人民医院、南京市鼓楼医院等多家医院列为检测“超级细菌”的哨点医院。记者昨天来到江苏省人民医院临床检验科微生物实验室——这个监控“超级细菌”的第一线进行了探访。

打开培养皿,用酒精灯烧红了接种环沾取一点样本,在载玻片上蹭一下,随后使用碘酒等染色剂染色,用清水冲洗——不到两分钟时间,肉眼看不见的小小细菌就在显微镜下现了形。“这就是肺炎克雷伯菌,一种阴性杆菌。”江苏省人民医院临床检验科微生物实验室副主任医师梅亚宁调好显微镜,示意记者可以上前观察,“你现在看到的细菌和在印度发现的‘超级细菌’表现型是一样的,不过这种是不耐药的。”

医生们手套都戴两层

在进入实验室之前,记者和医生们一样得“全副武装”,消毒过的外套、口罩是一样不能少。平日就“闷”在实验室里的医生们“武装”更为严格,记者注意到,医生们连手套都戴了两层——里面一层类似透明的一次性手套,外面又紧紧地套上了胶皮手套。“我们的工作就是和细菌打交道,不能不小心。但是时间做久了也会发现,其实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可怕。”梅亚宁说。

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天送交实验室检查的样本高达上百份。这些样本都来自医院内可能患有感染性疾病的患者。对每一份送交到实探访江苏省人医微生物实验室:专逮“可疑细菌验室的样本,医生们都会一一检验。

16种药物筛出“可疑分子”

“对送来的样本,我们首先会进行微生物的培养,发现有阳性菌株的,接下来就是做药物敏感实验。”梅亚宁向记者介绍。

在微生物实验室的桌子上,摆着不少透明的塑料圆盒。圆盒里盛着淡黄色的半固体探访江苏省人医微生物实验室:专逮“可疑细菌的培养基,圆盒上还盖着盖子。培养基上排着一圈扁扁的“小白点”,看起来有点像维生素类的小药丸,“小白点”周围则形成了大小不一的透明“圈圈”。

“这是很直观的观察方法。”梅亚宁说,“小白点”上涂有不同种类的抗菌药物,周围出现的透明“圈圈”说明这个区域里没有细菌,也就是这种药对这种细菌是有效的;“圈圈”越大,说明起效越明显。每种细菌都要接受16种药物的检验。“如果某种细菌对3种类型的抗菌药物耐药,那得具体分析,如果这3种药物是一、二代头孢,那么一般没有问题;如果耐受的是比较新的抗生素,则被归类为‘多耐细菌’;如果耐药达到5种以上则考虑为‘泛耐细菌’,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测。”

5类耐药菌重点关注

“对初筛出来的耐药菌株,我们需要进行再确诊,对不同的耐药菌株,采用的方法也不相同。”梅亚宁告诉记者,在他们的检测过程中,有5类耐药菌是重点关注的,分别是耐甲氧西宁的金黄色葡萄球菌、万古霉素耐药肠球菌、耐碳青霉烯类的肠杆菌(肺炎克雷伯菌即属此类)、多耐和泛耐的鲍曼不动杆菌,以及泛耐和多耐的铜绿假单胞菌。以金黄色葡萄球菌为例,80年代院内感染此菌的患者中10%具有耐药性,但目前这个数据已经升到了50%-60%。“如果发现有耐药菌,实验室就会与临床联系,对病人周围环境进行消毒与适度的隔离,尽量减少细菌在医院内的播散。”

“耐药菌的确诊实验很多医院都在做,但有条件做到在分子生物学层面上测试基因型的,只有少数的几家。”据了解,江苏省疾控部门已经研制出诊断的试剂。这种试剂盒内有不同耐药细菌的基因型,经过试验比对,可以迅速确定是否为超级细菌。